新双城记:无锡和宁波
 

新双城记:无锡和宁波

发布时间:2020-06-30 09:29:12
 
原标题:新双城记:无锡和宁波 什么是豹变?刚出生的小豹子很丑陋,但逐渐会变得雄健而美丽。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知不觉中,平凡已化为卓越。 注意到了吗?这个词最大的力量是它强调内生力量。即便没有任何外力助推、刺激,它依然能绽放。它在某个阶段,就像永动机,一直默默创新、发展,因为它们天生勤奋,爱折腾,充满生机,闲不住,不怕失败,更不怕冷落,内心坚定,只有两个词,向前,向前! 这篇更新的是两个有趣的、有独立灵魂的城市——无锡和宁波。 相比较近日大热的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等六个新公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资讯,我更关注这几个: 第一,8月29日起,沪宁高速公路无锡最繁忙段交通限行。沪宁高速东段是江苏省高速公路交通流量最大、通行压力最紧张的区域,其中硕放枢纽-东桥枢纽段日均流量最大,形成了该区段内的通行瓶颈,2018年日均断面流量达到23万pcu/d,远超其设计通行能力,所以要进行施工改造。笔者见识过普通周末的运输车流盛况,所以对这个印象尤其深刻。如果说Costco的开业狂热人流与统计数据上的消费减速印象不符,那这个则与经济增长率放缓的印象不符。中国依然生机勃勃。 第二,无锡江阴2019年上半年实现GDP2024.58亿元,超过昆山1966.30亿元,很有可能今年就成为中国第一县域经济。这是我在最近的演讲中听到的,媒体上并没有关于这方面深度讨论的文章。 第三,新的一批自由贸易区里,浙江没有扩容,依然没有宁波。为了省际发展机会均衡,中央给的政策各省区几乎都是119平方公里左右。但宁波是隐形冠军第一城,它有28家隐形冠军企业,全国第一。这座城市,企业家都立志成为行业第一,建设百年企业。宁波多年来坚持先进制造业为主业,加强自主研发,提升科技含量,致力于为国家破解卡脖子风险,是中国实体经济的优秀代表。 其实,从近现代开始,这两个城市一直向外输出自己的一股股精神和能量,她们的近现代商业文明可谓璀璨,当代工商业又保持着自己的独特性、区域地位甚至全国的地位。 在笔者《“北上广深”之后,再论到底谁是第五城?》《未来光芒里的上海、深圳和青岛》的两篇文章里,在北上广深之外,简单梳理过八个城市,杭州、武汉、南京、苏州、成都、重庆、天津和青岛。无锡、长沙和宁波在GDP维度上排在青岛之后(注:2019年上半年数据)。私以为,无锡和宁波放在一起写更合适些,长沙择机再写。 无锡:静静的雄心 青岛和无锡,70年来一直发展得都不错。上篇写了青岛的“着急”和政策的重托。 其实,无锡也在学习,不过它的对标城市比较丰富,据称有南线(深圳、佛山、厦门)和西线(合肥、武汉、长沙)共7座对标城市。 曾经有当地官方媒体组织骨干记者,邀请智库专家参与,组织开展“对标高质量”异地采访,针对无锡产业发展、深化改革、生态建设、社会治理等方面存在的不足和短板,进行建议。 无锡的特色到底是什么?它既不是省会、也不是计划单列市,也不像苏州那样有鲜明的发展模式,也不能向青岛一样有明确的对标对象,去学习深圳模式,它只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这条路,是它一百多年来积淀出来的稳稳的姿态和静静的雄心。 无锡是我国民族工业发祥地之一,实业基础雄厚。无锡曾有六大资本集团,都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孕育的。由无锡官绅杨宗瀚、杨宗濂兄弟创办的业勤纱厂,标志着无锡近代工厂的诞生。此后,地主、官僚、商人、买办接踵而至,包括荣宗敬、荣德生兄弟的保兴面粉厂(后改茂新),周舜卿的裕昌机制缫丝厂,唐保谦、蔡缄三等的九丰面粉厂,薛南溟的永泰二厂,唐骧庭、程敬堂的丽新纺织厂等。第一代民族资本家三分之二是商人转化来的。 笔者认为,无锡甚至是近现代商业文明的源头。我曾写过《“中国第一财团”是如何炼成的?》,写的就是荣氏两兄弟,从无锡一路向上海发展。 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始于青浦区朱家角镇淀峰的淀山湖,淀山湖接纳了上游太湖流域的众多来水。对于顶级商业人才的流动,无锡对上海的发展也起到重大作用。 如今,无锡在城市圈中属于枢纽地位,它处于苏锡常之中,成为苏南天然的物流中心和钢材等大宗物资集散地。无锡还拥有自己的机场,而苏州反而没有。无锡的高速上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都跑满了运输车辆,它的每一个服务站,尽量都在展示自己的镇级发展特色。 比如号称“服务区中的爱马仕”的无锡梅村服务区,是全国首个净利润超过1亿的服务区;又比如江阴新桥服务区,对于自身产业的推介非常到位,进入服务区最显眼的那堵墙上就有关于新桥镇的整体介绍。新桥镇工业有机械、化工、建材、服装等,被誉为江南的“毛纺之乡”,海澜之家和阳光集团的办公楼环绕服务区左右,将自己的核心优势和核心企业展示得淋漓尽致。无怪乎,江阴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上半年超越昆山,今天非常有可能真的超越昆山,成为中国第一县域经济。 无锡不仅以镇为单位的经济实力强,以村为单位也非常强。这无疑是个自下而上发展的城市。近三四十年,中国最富有的六个村,第一、第二名都是无锡的。 第一名是1983年就成为亿元村的西塘村。富裕的村子喜欢建塔,象征其富裕地位和高度,西塘村的广惠塔是惠山第一塔,高达48.8米。2004年,全村实现销售收入7.37亿元,上缴国家税费3558万元。2004年底,通过村民自建、村委代建等方式,全村共新建别墅452幢,原有老房基本拆除。据说《大江大河》的小雷家原型就是西塘村。 无锡就是这样能自动生长出特别好的故事的地方,这里的人总是充满了创造的灵性。中国改革开放的素材其实远远没有挖掘好、传播好。 无锡的华西村曾被誉为“天下第一村”,全国首富村。1964年冬,华西村制定了“五个一”的《华西十五年远景规划》。1968年起,《人民日报》等相继走进华西,吴仁宝就此带着华西村踏上“典型”之路——即一边当学大寨的典型,一边在暗中办起了小五金厂。1972年,华西村粮食亩产超过一吨,成为当年的“农业学大寨”样板村。 吴仁宝,从1961年到1987年一直当着华西大队党支部书记,53岁(1981年)自愿不升迁(苏州地委农工部副部长)。2001年开始,华西村建成了一个“有青山、有湖面、有高速公路,有航道、有隧道、有直升机场”的乡村。全村380户,每户房子至少有400平米,村里存款最少的也有百万元,多的则达到千万余元。华西村,在任何历史时期,即便是不稳定、动荡的年代,也能走出新意来。有一个创业英雄的引领、激发、承担、鼓舞、召唤,实在是太重要了。 中国最富有的村子,其他还有福州市长乐区潭头镇的岭南村、杭州萧山航民村(浙江第一个富起来的村庄)、上海七宝九星村及宁波奉化区滕头村。 无锡是个特殊的地方,无锡县曾经属于苏州常州专区、无锡市、苏州专区管辖。所以,苏锡常这几个地方通常密不可分。多年来,无锡人经常跑到苏州去投资房产,最喜欢的地方自然是苏州工业园区。如今,苏州人又去无锡投资房产。 无锡总体面积4628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328平方公里(南京为738平方公里、苏州为447平方公里)。去年年末全市常住人口657.45万人(江苏省中,苏州人口第一位,南京第二位,无锡人口是苏州的61%),比上年增长0.33%,其中城镇常住人口501.50万人,比上年增长0.7%,常住人口城镇化率76.28%。同样是GDP过万亿城市,2019年上半年无锡的人均GDP是GDP前一名的青岛的1.3倍,前16城中,仅深圳高于无锡。 一个城市的特色越多,它能被提起、谈到、想到、兼顾到的可能性就越多。所以,方方面面的细节挖掘就显得很重要。人的智慧及其使用效率最高的地方,是最大的积累。软实力的诞生,多半跟教育、文化相关。无锡的底蕴深厚,虽然高等教育等政治分配类资源并不突出,但凭借它自身的努力,无锡的中小学教育很发达,比如今年高考,还超过苏州。 另外,无锡还有一个默默耕耘的雄心壮志。江苏省集成电路产业销售规模连续多年位居全国首位,而江苏省内引领这个行业的城市是无锡。记得去年芯片在贸易摩擦面前特别棘手的时候,我在上海的好朋友就带着我去无锡找相关领域的朋友咨询、请教。 无锡市是江苏省甚至全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城市,被称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的“黄埔军校”,为国家微电子产业南方基地。 在各项政策的助推下,目前无锡集成电路产业形成了一条涵盖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配套材料和支撑服务等领域的完整产业链。今年3月,无锡市加快了与东南大学共建东南大学无锡分校的步伐,该校主要方向就是培养一批对口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的适用性人才。 在芯片的地位家喻户晓的今天,实际上无锡至少布局了50年。江苏省集成电路产业可追溯至1960年代,建立了一批如南京国营772厂、无锡国营742厂、苏州半导体厂、徐州半导体厂、常州半导体厂、南京半导体厂等具代表性半导体生产企业。进入21世纪后,江苏省抓住了国际半导体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近年来相继引进了台积电、华虹无锡等重大项目,发展成为全国最重要的集成电路产业聚集区之一。 2013年无锡就明确提出,集成电路设计业要“围绕物联网、互联网、三网融合、智能终端、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重点领域的应用需求”,晶圆制造业要“开发MEMS、射频、功率器件等高端特色工艺”等,这些都为“融合发展”指明了方向。全国唯一的物联网创新中心也将落户无锡。 目前,无锡市集成电路产业企业共有200多家、从业人员近5万名。据江苏省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无锡集成电路三业总量占全国总量的12.39%,占全省总量的50.83%。其中设计业占全国总量的4.8%,全省总量的51.1%;晶圆制造占全国总量的14.46%,全省总量的85.14%;封测业占全国总量的19.14%,占全省总量的41.19%。 一个城市显露出雄心,城市建设与基础设施就会显得现代化、人文化,走出县城的胚胎,走向都市化、国际化、新鲜感的步伐,让人感觉到华丽和自由。 一个城市的豹变,就是任何时刻都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建立产业上的独特性。无锡是一个自下而上的努力和自上而下的规划结合得特别好的城市。它无疑是亮点很多的城市,自发承担了很多关系国家命脉的产业功能。无锡的传统产业和现代高端产业发展并存,一个转型升级不断跟随时代潮流涌动,一个自觉成为全国重点区域,这与无锡的商业文明和思想的长期积淀是不可分的。  宁波:隐形冠军第一城 “宁波帮”是传统的商帮。泛指旧宁波府属的鄞县、镇海、慈溪、奉化、象山、定海六县在外地的商人、企业家及旅居外地的宁波人。宁波帮闻名天下,第一家近代意义的中资银行,第一家中资轮船航运公司,第一家中资机器厂等等,都是宁波商人所创办;对上海、天津、武汉、香港等城市的近代崛起也做出过很多贡献。 “五金大王”叶澄衷、商务印书馆创始人鲍咸昌鲍咸恩兄弟及妹夫夏瑞芳、中山装诞生地荣昌祥创始人王才运、中国日用化工奠基人方液仙、三北航业虞洽卿、上海第一条公共汽车线运营方董杏生、上海出租车业之首周祥生、火柴大王刘鸿生、环球航运包玉刚、邵氏兄弟邵逸夫邵仁枚、非洲纺织业之冠包从兴、台湾水泥大王张敏钰、东京杂粮大王傅在源、美国新加州地产大王张济民、香港毛纺大王曹光彪、香港钟表大王李惠利等等……宁波对外输出的都是商业奇才。宁波与无锡一样都是中国近代工商业的发源地。如果说无锡与上海的连接是湖与河,宁波和上海的连接是海洋。宁波和上海的跨海地铁一旦建成,两地通勤只要51分钟。 这样的冒险、开拓、创业的海洋性格的商业精神,依然让这座城市变得活力充沛。如今它是中国隐形行业冠军第一城。 作为“中国制造2025”首个试点示范城市,根据《中国制造2025(宁波)实施纲要》,宁波市争取到2020年,建成细分行业创新中心10家,国家级创新中心1家。宁波市政府积极引导聚集国内外企业、高校院所、科研机构等创新资源,围绕新材料、智能制造等重点优势领域,布局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 工信部公布的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名单,宁波有28家,数量全国第一。 宁波是全国七大石化产业基地、四大家电生产基地、三大服装生产基地之一,全国首批新材料产业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基地,拥有9个全国行业之都称号和8个千亿级优势产业集群。 观察上市公司数量城市榜单(截至2019年4月):北京393家,上海323家,深圳295家,杭州148家,广州106家,苏州104家,成都88家,南京85家,无锡73家,宁波69家,长沙65家、武汉60家、厦门50家、合肥48家、重庆46家、天津44家、福州44家。无锡排名第8位,宁波排名第9位。 宁波,全市下辖6个区、2个县、代管2个县级市,陆域面积9366平方公里,海域面积8356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345.49平方千米,常住人口820.2万人,城镇人口597.93万人,城镇化率72.9%。 宁波是浙江省乃至长三角的开放门户、制造强市,去年,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745.5亿元,增长7%,跻身全国万亿城市行列;完成财政总收入2655亿元,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80亿元,增长10.8%;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5万元;R&D经费占比提高到2.6%;人才净流入率位列全国第二,获评中国十佳营商环境示范城市。 2018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68万亿元,增长10.3%;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2%,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超过50%;新增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13个。 宁波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被习近平誉为记载“一带一路”历史的活化石。2018年,全市外贸自营进出口增长12.9%,跨境电商进口额增长85.3%,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自营进出口总额超千亿美元、对外投资超百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超500亿美元的城市。 虽然这一次没有进入自贸区名单,但下一个重大机会和政策指向肯定会对准宁波,因为它太重要了。